家有一嫂,如有一宝(下篇)

家有一嫂,如有一宝(下篇)

家有一嫂,如有一宝(下篇)下篇:在哥面前奸淫嫂子  阿雄在前面带路,上楼进了一家“人间天堂”,并跟爸妈大伯安排好房间。  “人间天堂”是本市非常有名的温泉桑拿房。里面有各种特色的房间,阿雄给家人开的当然是普通的房间,给爸妈开的是夫妻房,给大伯开的是双人房。而他准备给他和老婆,弟弟开“兄弟连”。  我见哥只开一间房,着实一愣,难道哥想让我哥俩一起干嫂子?这也太开方太大度了吧。  一进门印入我眼帘的是一个走廊,走廊间有二个房间,一门曰“兄”,一门曰“弟”。  “嘿嘿,等会让你大开眼界。”哥神秘的说道。  哥开启“兄”门,进去后就开始脱下西装,只留内裤后再包起了浴巾,我饶有兴趣的观察起来。  这是我第一次进洗浴城,但我能发现此间房的特别之处。整个房间呈半圆型,间中是个大温泉池,池的中间有两个背靠着相反的个凹台呈“】【”,稍浮出水面。凹台上插著一个“木”字型的木筏,整体呈一个“呆”字。而整个房间被浓浓的雾气包围着,烟雾袅绕,真仿佛“人间天堂”。  “哥,这旁边的两个门是什么?”我指著半圆的横切面左右两侧“F型”深插入水底的门问道。  “嘿嘿,你看……”哥按下手里的遥控器,两边的门瞬间升起,形成了回流水路,并带着我往门的另一个房间走去。另一个房间也是同样的布景,看得我摸不著头脑。  “可惜你嫂子要过来,你体验不到这个‘兄弟连’的妙处。”哥叹道。  “哥,你问一下,搞不好嫂子不过来呢,你就让我见识一下嘛。”我想到嫂子的小穴被我射了一炮,刚才她走路还怪怪的,期待的问道。  “好……”随即哥回到“兄”房拿起电话打了起来。  “老婆,我在301‘兄弟连’的兄房,你要不要过来。”哥问道。  “阿雄,我不过去了,我刚好看到我的大学闺蜜,好几年不见了,她请我泡脚,我们要好好聊一晚,你们先去玩吧。”我贴在哥的电话旁偷听到嫂子兴奋的回道著。  “好的,那回头我去找你。”哥挂掉电话,乐道:“太好了,你嫂子不过来。  那等下让你见识一下。”  “给,这是500块,这是叫小姐的电话,咱们哥俩一人叫一个……”哥淫笑道。  “你去‘弟’房吧,我们先各自享受一下等会再汇合……”哥卖著关子道。  我一听就不依了,“哥,今天是我生日,我才是最大的,今天我要当哥…  …”  “额,好吧,那你记得叫啊,今天可以是给办成人礼的,给你开苞一下哈,你要是不叫等下我就帮你叫了……”哥拿着手机和钱包,围着个浴巾往“弟”房走去,还不望回头叮嘱我道。  我见哥走后并关了门,连忙脱掉衣物跳下热水池。  “唔……光溜溜的泡澡真爽,给我开苞,嘿嘿,我早就让嫂子给开苞了…  …”我闭上双眼,回味着刚才在车上操嫂子的场景,嫂子会不会知道是我在操她?  “嫂子在车上有没有醒着呢,要是醒了她为什么不反抗?难道嫂子喜欢上我了?”我自恋的YY著……  房间突然响起了重金属音乐,伴随着鼓点声,还有女人极具诱惑力的娇喘呻吟声,直接把我的欲火点燃。  我犹豫了很久,要不要打小姐的电话,小姐毕竟没有嫂子爽,不过好处应该是可以随便干。我正准备打电话时,门铃响了。  “靠,哥速度这么快,一下子就帮我叫好了……”我有点感动的想着,随即按了一下浴池旁边的开门按钮。  我头也懒得回的继续泡著,哥叫的妞质量应该不会差,小姐嘛,直接干就是了,难道还要聊理想,聊人生吗?  我仿佛听到小姐喊了我一声,但被重金属呻吟音乐给盖过去了,然后小姐就下水了,之后就像八爪鱼一样从后背将我缠住,两团乳房在我后背摩擦著。  “给我口交……”我吼道,之后就爬上了“木”字型木筏,舒服的呈“大”  字型躺了上去,等待专业人士的“口交”。  小姐爬上我的两腿间,端详了下我的肉棒,就含了进去。  “唔,不错,舌头舔得我的龟头好爽……”我享受了几分钟后感觉跟我嫂子的口交没什么两样,瞬间就失去性趣。  我脑中闪过一个名词“爆菊花”!我一跃身,粗暴的把小姐反身推倒,跟操母狗一样将大肉棒插进她的小穴。  “操,这么湿,不过还是挺紧的。”我边干着边舀著水倒进她的肛门上,再倒点从旁边拿起的润滑油,手指便插了进去,手指轻触的一瞬间,受到刺激的菊蕾立刻剧烈地收缩。她扭动着屁股,企图甩掉我的手指。  我哪会放手,咱可是要付钱的,不玩个够本怎么行。我又插又抠的冲洗了好几遍,又给她的屁眼倒满润滑滑,从她的淫穴里拔出满是淫液的肉棒,狠狠的插进她的菊花。  小姐全身一颤的“啊……”一声惨叫,我的肉棒感觉到被肠壁紧紧的包围着,着实很爽,咱终于肛交了一回了。  我九浅一深的在她的肛门里抽插著,然后换成插入她的淫穴,小姐颤抖的身体也开始发软,舒服的呻吟了起来。  我从后面干得有点累了,将她一翻身,压在了她的身上,用嘴吸吮着她的乳头,两条肉体在火热的雾气包围下滚滚发烫。  她的淫穴剧烈收缩著,身体在我对她双乳的进攻下颤抖不已,就要达到了高潮。我全身热得要命,继续快速抽插著,手在旁边摸索著,找到一个按钮后一下,四周喷出干冰雾气,带来了几股凉意,并且冲走了雾气。  她的身体被这冰气一刺激,瞬间要达到了高潮,我更加凶猛的进攻著,透过慢慢散开的雾气想看看女人高潮的表情。  雾气慢慢散去,原本只见轮廓的脸庞更加清晰了,等到可以全部看清时,重金属鼓点突然一顿,换成了靡靡轻轻的呻吟声。我看到她面色潮红,眼睛紧闭,小嘴发出淫荡的声音:“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要去了……”  “嫂子,怎么是你……”竟然是嫂子,我全身一惊,又欣喜若狂的加速操著她的淫穴问道。  “啊……好爽……”还在呻吟的嫂子听到我的话一惊,全身颤抖得更为剧烈。  “阿强……啊……要去了……啊……”嫂子眼睛一睁,看清是我后一个惊呼,之后就被下体传来的快感所淹没,双手紧紧的抱住我,两团巨乳紧紧贴在我的胸口,小穴喷出几股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,全身颤抖著达到了高潮。  我任凭嫂子紧紧的抱着我,我头埋在她的耳旁,用舌头在她耳廓上打转,轻轻的吹着气。  嫂子刚颤抖完瘫软的身体又是一颤,我在她耳边吹着气,轻声道:“嫂子,你好淫荡,你被小叔子操到高潮了……”  嫂子被我的话惊得从高潮的余味中回过神来,挣扎着并叫喊道:“阿强,怎么会是你,你放开我……”  小雅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竟然是小叔子,想到刚才是被小叔子顶上了高潮,一股强烈的羞耻感冲击着她的整个大脑。  而且刚才小叔子叫了自己,而且她也发现了是阿强,刚想挣扎但身体的各种反应却是让她不能自已,最后竟然紧紧的抱着小叔子达到了高潮。  想到刚才自己的表现,万千滋味涌上心头,让她无地自容,更是欲哭无泪。 

 小雅的下体和胸部都被袭击著,脑袋混乱的回想起来……  她刚才下车后,磨蹭著双腿,去了卫生间清理下体。  出来后正在想着下体的混合液会不会有小叔子的精液时,在大厅看到了自己大学的闺蜜。  多年不见的闺蜜大喜过望,约她一起去泡脚,她就打电话给老公说了一下情况就随着闺蜜去了。  闺蜜老公、闺蜜、小雅并坐在泡脚室后就开始寒暄了起来。  “小雅,几年不见,你还是老样子啊,还是这么漂亮和淑女哈……”闺蜜翘着脚道。  小雅看着以前跟着自己一样穿着长裙的闺蜜,现在穿着黑色超短包臀裙,上身半开的衬衫,胸前半露著双乳挤著深深的乳沟,小雅凑过去轻声夸道:“婷婷,你穿得真性感。”  闺蜜婷婷一翻得意,说教般跟她讲道:“小雅,现在不比学生时代了。女人要展现出自己身体的优势,才能抓住男人的心。老公,你说是吧。”  旁边的光头男看了看小雅,胸很大,但全身却被长裙包得紧紧的,没什么看头;再看自己老婆,性感,妩媚。便点头憨笑道:“是是……”  小雅看着闺蜜老公那样色迷迷的盯着她,一阵好笑。不过对闺蜜说的话也是信了几分。  “看来以后自己平常也得穿性感一点啊……”小雅看着自己身上保守的长裙暗道。  “对了,小雅,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,你老公呢。”闺蜜婷婷问道。  “跟他一起过来的,本来一起去泡澡,现在我让他自己一个人泡,我们不是很久没看到了嘛,好好聊一聊。”小雅道。  “哎哟,我这傻妹妹,你怎么可以让你老公一个人在那边风流快活,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男人一逮住机会就会偷腥……老公,你说是吧”婷婷在问“是吧”时下了重音并瞪了眼她老公。  “额……是是……”光头男尴尬的道。  “这个地方,你一不留神,就会有一群小姐冲到你老公的房间,到时你哭都来不及。”婷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。  小雅一听也是大惊,便起身去找老公开的房间,想到刚才闺蜜临走前告诫自己不能太过含蓄,对男人要开放得开,在床上当荡妇才能抓住老公的听。  原来大学时跟自己一样是淑女的闺蜜,说出这样的话让她冲击很大。  小雅按下门铃,开门进去就看到老公一个人的西装,松了口气。再往浴池中看去,只见老公一个人静静的靠在水池边,朦胧又高温的雾气瞬间将她的眼镜蒙上了一层白雾。  小雅脱下眼镜,并在这靡靡的音乐中慢慢的脱下了长裙、内衣、内裤。赤身裸体的站在浴池旁边,轻声喊了声“老公……”,随即便被带感的音乐给覆蓋过了。  她便轻轻的抬着脚尖下水了,将身子紧贴在老公的后背,闭着眼睛感受着这种温馨放松的感觉。  她像八爪鱼般挂在了老公身上,两个乳房在他的背部摩擦著。想着刚才在车上自己身体那淫荡的表现,羞涩不已,不知道刚才是自己的幻想,还是真的被老公的弟弟给上了。要是真的是这样自己又怎么面对老公呢。  小雅这样胡乱的想着,慢慢下体也有了感觉。她见老公一起身,躺在了浴池上,示意自己口交。  小雅莞尔一笑,看来上次在家里给老公口交了一次让他身是怀念啊。她随即趴在了老公的双腿间,把玩着老公的肉棒,看到他龟头上的那颗痣,仿佛是看到老公脸一般的认定了身份。  她的嘴巴一阵吞吐,感受着肉棒在嘴里慢慢变大。随后她便被推倒了,刚才还含在嘴里的肉棒,插进了她空虚湿润的下体,快感连连,之后的肛交,阴交的互换著,将她推上了巅峰。  就在她快要达到巅峰时,她听到了阿强的惊呼声,压在赤裸身体上的竟然是小叔子阿强。怎么会这样……她刚才思想一阵混乱,回应她的是小叔子的肉棒对她下体更为猛烈的冲击。  小雅随即被这猛烈的冲击推上了云端……  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是阿强……”小雅猛的摇了摇脑袋,希望这是幻境,或是一场不要脸的淫荡梦。  但回答她的,是我肉棒加大幅度抽插著小穴发出的“啪啪……”声音,这“啪啪”声音和下体传来的汹涌感觉,就像一把尖刀。  尖刀凛冽的刀气将她的思绪拉回,刀把敲碎了她的幻想和梦境,刀尖直插她的心脏,让她心碎、无力。  我没有想到刚才以为是小姐进来,就放肆的操着她,现在竟然是嫂子。而且嫂子还被我干上了高潮,嫂子看到是我后,才达到了高潮,这让我成就感直往脑门窜。  “嫂子,你的下面真紧。”我用力一挺道。  “啊……阿强,你出去,怎么会是你。”小雅挣扎道。  “嫂子,刚才你发现是我后,就达到了高潮,嫂子是不是喜欢我这样干你呀。”  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。你退出去……”  “嫂子,你让我把什么退出去呀?”我故作不解的问道。  “把你下面,下面……的退出去……”小雅脸红耳赤的哭叫道。  “阿强,我是你嫂子啊,你不能这样对我……呜呜……出去……”嫂子哭喊著。  我看着被我插得身体上下摇动的嫂子,眼泪直流,心中也很心疼,但却是更兴奋了……  “好好,我最听嫂子的话了。”我用力的猛插了几下,之后将肉棒从嫂子的小穴里慢慢的退了出来。  “啊……啊……呼呼……”嫂子呻吟著,见我真退了出去,慢慢的停止了哭声,继续要求道:“阿强,你快起来,不要压着我。”  “不要,是嫂子你自己进来的。再说今天是我生日,我很喜欢嫂子,让我抱一会儿……”我把头侧脸在她胸口磨蹭了几下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侧脸趴在嫂子的胸前。  我侧眼看着嫂子圆润乳房上娇嫩的花蕾,在我磨蹭中,含苞待放。  小雅此时赤裸的身子被小叔子压在身下,尴尬不已。想叫我起来,但看我此时安详的样子,又有点母爱泛滥。  小雅想着这也不是办法,就问道:“你哥呢……”  “哥给嫂子打完电话,就说要给我举行成人礼,说要给我个惊喜,然后他就去隔壁了。”我谎道。  “看到是嫂子我真的很惊喜,嫂子,这是不是你跟哥安排的,让嫂子给我送惊喜……”我头抬起来,直勾勾的看着嫂子道。  嫂子被我问得我有惊慌失措,茫然道:“不是啊,他没跟我说啊……”  我见嫂子上套后,连忙接道:“那哥肯定是要给我们两个人惊喜,那我不能辜负哥的好意啊,要好好的伺候嫂子。”  我的双手立即袭上嫂子的美乳,把整个手掌贴在乳峰上。我不断的在她的酥胸上打转,最后张开嘴吸吮着她的乳头。 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嫂子恍过神道。  就在我跟嫂子你来我往的时候,突然听到框框的起门声,热气雾气又逐渐覆盖整个房间。之后是一阵淫语逐渐传来,越来越近。  “啊……好哥哥,操得我好爽……用力啊……”  “哈,小妞,我厉害吧,今天要把你操上天……”哥豪气道。  “框铛”一声,一样东西撞到了我木筏的前台。我想到这边布置的凹台呈“】【”,恍然大悟,原来哥开着木筏,插在了另一边。现在是两个“木”字型的木筏相对着插在了凹台。  卧槽,这是真正的“对着干”啊阿雄可以感受到弟弟的惊愕,十分得意。上回跟客户来这边,他正干着小姐,没想到客户就跟现在他这样,直接冲了进来。  由于四周都是雾气,互相也只能看个模糊。但这淫靡的场景,让当时的两人都非常兴奋,最后玩得很愉快。  自己文化水平不及弟弟,但社会阅历上,还是可以让弟弟开开眼界的哈。

  阿雄操得身下的小姐淫叫不已,见弟弟那边没什么动静,道:“怎么了,阿强,怎么不干啊,不要客气哈……”  我眼珠一转,道:“哥,这是你安排的啊……”  “哈,当然是了,是不是很惊喜啊,放心操,不要客气……”哥毫不不知道上当了,豪迈的说道。他完全不知道,被我压在身下的是他老婆,这是让我干他。老婆啊。  “嫂子,哥让我操你,那我就不客气了,这个惊喜太令人高兴了……”我趴在嫂子耳边道。  我看着躺在木筏上张开美腿的美艳嫂子,脸上一幅茫然又认命的淫荡模样,刺激得我的大肉棒更是暴涨,我猛地一个翻身,压到嫂子丰满滑嫩的肉体上,迫不及待地手握粗硬的大鸡巴,顶住那湿漉漉的小穴上,迅速地将屁股向下一挺,整根粗长的大鸡巴就这样“滋!”的一声,戳进了嫂子的小穴之中了。  “唔……啊……怎么会这样。”嫂子不由自主的呻吟著,又不可置信的轻声道。  嫂子只是轻轻的呻吟著,但旁边哥的战况激烈得让我和嫂子目瞪口呆。  “啊……大鸡巴哥哥,用力干我……好爽啊,你好厉害啊……”  “喔……心肝……我的大鸡巴哥哥!好哥哥……你太会干了!用力干……嗳呀……我的大鸡巴亲亲……再用力肏呀……插我的浪屄……干我的……小浪屄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  小姐一句一个花样的大声浪叫着,卧槽,这也太敬业了。我看着嫂子只是小声的呻吟,也有些幻想。  哥好像也感觉到我身下都没什么呻吟声,也大吼道:“阿强,你用力操啊,不用力都不会叫的……”  “是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哥哥好猛啊,大猛男,操得我好舒服……”小姐应声呻吟道。  我用力的顶了一下嫂子,轻声道:“嫂子,哥叫你用力呻吟啊。”  “哥,你让你那位呻吟下,我让她跟着叫……”我随即想到了办法。  “真笨啊,跟我喊,啊……大肉棒……我要大肉棒……”小姐耐心的教著。  “啊……我要肉棒……”嫂子感觉被骂到笨也很火大的样子,不甘示弱的呻吟道。  “对嘛,你要大声叫,自己也才会爽……”小姐说道。  之后嫂子就在小姐的带领下,被我操得淫语连连。  “阿强,操我,我要大肉棒……”  “唔……好美呀……唉呀……好爽……”嫂子自己双手抓着丰满双乳,不断自我挤压、搓揉,被我操得发出了亢奋的浪哼声!  嫂子秀发湿漉漉、香汗淋漓、娇喘急促,好像沉寂许久的含蓄情欲在长期的淑女束缚中彻底解放,嫂子娇柔的淫声浪语毫无保留地爆发:  “啊、啊……好充实啊……喔……我好、好喜欢阿强的大鸡巴……哇…  …好、好舒服啊……”  “喔……好爽啦……我爱死你的鸡巴……”  “嫂子,你好淫荡啊,我也爱死你了……”我兴奋道。  嫂子闭着眼睛,淫叫不断。仿佛要放纵自己,忘掉刚才的羞辱,和哥安排的荒唐事。又好像认命一般的服从安排,卖力的配合著我。  嫂子被我插得粉颊绯红,神情放浪,浪叫声连连,阴户里一阵阵的颤抖,股股的淫液不断地流着。  嫂子呻吟著,大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身,拚命摇动屁股,等待我的再一次冲击: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呜呜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哦哦……我要来了!哦……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用力!……插死我了……阿强……哦……你要插死我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宝贝……哦……插得好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再大力点呀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”  嫂子此时已经陷入疯狂的状态,可能是哥也在旁边,让我操她老婆。  这种荒唐的事情,也让她兴奋不已。  旁边小姐淫声秽语不断的挑衅般呻吟,也让她不甘示弱的回应着。  嫂子身体疯狂地扭动,阴道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,紧紧地箍住我的肉棒,身体几乎是本能地前后疯狂地配合著我的肉棒。  “插死我!……插我!……插我!……好阿强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你嫂子…  …不行了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…我要来了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哦……阿强……嫂子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泄……泄……泄……泄……了……”  “我的也来了!……嫂子!……嫂子!……小叔子射给你!……哦……我要射进嫂子的子宫里!……”我喘著粗气,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。  嫂子的阴道在剧烈地抽搐著,一股灼热的热流突然涌出,迅速包围了我的肉棒。  我被这热浪冲的一颤,不觉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里一插,几乎连阴囊也一起插进去了,龟头直抵子宫口。  突然,觉得阴囊传来一阵剧烈抽搐,卵蛋里好像爆裂似的喷洒出火热的精液,烫得整只大肉棒里面隐隐作痛,浓密粘稠的精液跟着冲出马眼,一股脑儿全部喷注入嫂子的子宫内。  射完后感觉插在嫂子小穴里的肉棒慢慢变软,但我却不想拔出来,整个人瘫趴在嫂子身上,贪婪的吸著嫂子难得的淫荡气息。嫂子也是气喘连连……  我以为今晚就这样结束了,没想到哥那边的战况再次引爆全场。  “啊……亲哥哥,好厉害,我们来冰火两重天……”小姐按下了干冰制冷按钮。  “扑哧扑哧”的喷雾声后,更淫荡的声音,再次传到了我和嫂子的耳边。  “啊……小芸,怎么是你……”哥一声惊叫。  “啊……老板,没想到是你……”小姐也是一声惊呼。  我一听这两句,脸色就变得怪怪的,看着嫂子。小芸是哥店里的女收银员,年纪很轻,估计就大我一两岁。  爱偷懒又追求时髦,一会要买苹果手机,后面又想着买平板,苹果笔记本。  没想到她竟然来这边当小姐。而且还被自己的老板给操了。真是世事无常啊……  她平常上班就穿得很大胆,经常穿包臀短裙,惹得我跟哥常偷窥。  “咯咯……老板,没想到你这么会操女人啊,继续用力操我。”小芸娇笑道。  “没想到小芸你这么淫荡……”哥兴奋道。  “人家想赚钱买笔记本嘛,雄哥,我们这么熟,等下你要多给我点小费啊……”  “老板,你平常在店里是不是就想操我啊……”  “嘿嘿,看你穿短裙蹲下去的时候,还露出小内裤,我就想直接从后面操你……”哥不客气的淫笑道。  “咯咯……还好老板娘经常盯着,不然我不是早就被你给操了……”  嫂子听到他们的对话,全身一阵颤抖。我也是兴奋得刚疲软的肉棒,慢慢的涨大了起来。  “老板,那我们换个姿势。你从后面干我。老板平时想怎么干的,现在就让你干。”  “啊,大鸡巴老板,你从后面干小芸,让小芸好爽啊,以后要给我加工资啊,平常上班也让你操。”  “好,好。在店里让我操我给你加工资哈,而且你还穿得这么性感。”哥兴奋的抽插著道。  “让以后我让老板在收银台上操我,在卫生间操我。我以后就不穿内裤了,老板娘一转身,你的大肉棒就可以插进我的淫穴里哈……”  我被这翻淫语一刺激,变得坚挺的肉棒就按耐不住了。  把嫂子一转身,也从后面狠狠的再次插进嫂子的小穴里。  “嫂子,以后你也要穿性感点,穿短裙,不穿内裤。这样才能战胜小芸…  …”  我连干就连幻想了起来。  嫂子跟小芸都没人穿内裤,穿着短裙在店里。  嫂子一转身,哥就从后面操小芸。然后我就在后面操嫂子。  哥在收银台操著,我就在仓库操嫂子。啊哈,想着就让人兴奋。  热腾腾的温泉浴室,两对男女都各怀心思的奋战着。哥完全不知道他给的惊喜是把老婆送到了虎口。小芸也没有想到,刚才竟然是在教老板娘呻吟,淫叫。  哥跟小芸的淫语连番升级,甚至讲到要带她回家,在嫂子面前操小芸。讲到要将小芸和嫂子绑起来,哥要搞双飞……  正在奋力操著嫂子小穴的我,听到哥这番话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哥毕竟生活阅历比我多,连性幻想的高度都比我高出好几倍。  我随着哥的性幻想,将主角替换成我自己,刺激的场面,淫靡的场景,让我射意连连。  正被我插得前扑后仰的嫂子,听到哥的这番话,猛的惊醒。  嫂子全身挣扎起来,正沉浸在幻想的我,一个猝不及防,让嫂子的小穴脱离了我的肉棒攻势。  我双手一捞空,忙睁眼望去。  嫂子已跑门旁,开起门,拿起胸罩内裤,往身上擦一擦,扔旁边。穿起连衣裙,戴起眼镜,按下了去雾按钮。  四周干冰直喷,凉水也瞬间涌入。原来模糊的四周快速的变清晰著。 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哥和小芸,两人都闭着眼睛,丝毫没有发现四周的变化。  哥“老汉推车”般从后面奋力干着,趴在我对面的小芸,胸前的两团巨乳随著哥的抽插晃得我眼花,脸颊绯红,淫语连连:“老板快用力……你要先把我操爽了,才能操老板娘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”  “好,我就先操死你这性感的小贱货,再操我那穿得老土的老婆……”  “啊……还是年轻的淫穴比较紧,操得我好爽……啊……我要射了,射进小贱人的淫穴里……”  “啊……射吧,把我射穿吧,老板娘要是不能生,我给老板生个胖娃娃……”  嫂子气得脸色发青,跃身一个巴掌往哥脸上打去。  “禽兽……这就是你给的惊喜……混蛋,我们离婚……”  嫂子说完,踉跄著拿着衣服穿好,就往外奔去。  阿雄被这一巴掌打得一个激灵,原本刚要射精的肉棒瞬间疲软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原来说不过来的老婆,后面竟然也来房间了。  而且自己还在老婆面前,操著店里的收银员小芸,并要对方生孩子。  阿雄一阵眩晕,连忙追了出去。见老婆跑完了,急忙上车,往路口开去。  小雅穿过十字路口,心中又是滴血,又是难堪。没想到老公会这样对她,而且早就对店里的收银员小芸想入非非。而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,自己竟然就那样沉醉在小叔子的身下,并且在老公前学小芸呻吟,还达到了高潮。  小雅无法理解当时自己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举动,让她无法原谅自己。老公出轨了,自己何尝不是呢。  小雅这样急跑着,看着前面的红灯,她觉得自己无颜活在这个世上了,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将自己送出去老公;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将自己压在身下,还将精液射进自己子宫的小叔子;更是无法面对刚自己向她学习呻吟的店员小芸。  小雅直闯过红灯,希望会有车辆将她送往天堂,让她能在那个地方忏悔和回望……但冲到对面却没有发生自己想要的事情,她只好继续往前奔跑着,奔跑着……  阿雄见到自己老婆,不要命般的闯红灯,心中大急。千错,万错,都是自己的错。他希望自己能解释这场误会,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。  阿雄看着那刺眼的红灯,脚下的油门也是猛的一踩,他有预感,如果自己这样停住了,老婆和所有的生活都会破碎。  “轰”的一声剧响……  阿雄感觉到自己飞了起来,炫晕、疼痛、解脱……各种生活场景一一从眼前掠过……  急奔中的小雅听到这巨影,惊的一转身,看到小车被撞远了几米。湿漉漉的秀发,仿佛受到了惊吓,在风中飞舞著。小雅的眼泪,伴随着发尖的水滴,一滴、一滴、流淌著……  而这一切,我却毫无所知。我见哥嫂都出去后,看着以前自己称呼为小芸姐,现在却赤身裸体的趴在对面,小嘴微张,小脸绯红,满是惊愕的看着我。我将那刚才准备射精又被嫂子跑掉的肉棒,深深的插进了小芸姐的深喉里,在她“唔唔……”的呻吟声中,爆射进了她的喉咙……

(全篇完)


 评分

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 网站地图

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,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,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,不提供資源的下載,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,並未享有刪除權利,如果妳是該影片的版權方或所有者而要求刪除影片,請悉知。

本站只適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, 本站內容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此本站的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或者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售,播放或放映!